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会 - 回忆江财 - 固执的矜持 代价是错过

固执的矜持 代价是错过


 

[发布时间:2012-03-08 11:03:17] [访问量:]

固执的矜持 代价是错过

作者/狂Q歪传
   有一个问题悬而未解,你给不出回答,我没等到答案。
    临近岁末,窗外的街夜深邃,凛冽的寒风呼啸。我把自己埋在电脑前的沙发里,没有喧嚣也没有寂寞的夜晚,平淡如象牙色的月光。
    我现在的他工作很忙,每天工作到深夜。可无论再忙,他都会按时回家。我习惯了他的早出晚归,如同习惯了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他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淡淡的,他淡淡的肤色和眉毛,说话也是淡淡的语气,以至他给我的爱也是淡淡的,虽然他发誓我是他最爱的女人。和他在一起的这些年,我的精神世界一直都处于超贫穷欠富裕的状态,我很不满足目前的生活,如果万一离开这种生活,我又会很不舍得。
    女人似乎一直都很矛盾,而且很自私,很贪心。
    我习惯性地点开了自己的Qzone博客,我的Qzone博客的名字叫“???鞯哪昵? ”,已经用了好多年了,它一直承载着我少女时代的厚重心事,还有一些关于羞涩爱情的回忆。它好比我的秘密花园。而我就是花园里辛勤的园丁,每当看着自己过去用真情写下的文字,犹如抚摸叶片上点点滴滴的记忆, 轻闻花香中一丝一缕的心情。
  
“似乎日渐模糊的记忆再一次的清晰了起来,越是短暂越便难忘……没有后悔当初的莽撞,只是后悔面对时的拘谨,头脑的不清晰以及嘴巴的笨拙……”
   “讨厌如此的小家子气;讨厌遇到时的胆怯;讨厌在一起不能从容地面对;讨厌得想半天不知该跟你说什么;讨厌面对你复杂眼神时却不能解释;讨厌你只是看着却从不提问……”

    自己多年前的日志,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读到心情依旧。
    这篇日志让我又想起了阿木,想起了那个不知怎么就开始了,也不知怎么就结束了的故事……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阿木是晴着还是阴着,只记得我们见面之前在同一家读书网站上读过同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叫《两只麻雀的爱情故事》。
    在文章下面的网友评论中,我发现有一名叫阿木的网友和我一样,很欣赏文章里的一句话:“有一种爱情,就是彼此都不言爱却能感受彼此的爱,并且能自然地走到一起,直到永远。”后来,我们在这家读书网站里相互成为了好友。
    很巧合,我们竟是大学校友,只不过不同年级不同学院,他比我高一届。这个巧合让我们在现实里有了故事,我和阿木就像《两只麻雀的爱情故事》中描写的两只青涩的小麻雀。
    通常我们会很碰巧地相遇,然后我和阿木并着肩在校园里毫无目的地瞎转悠,一路上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每次我们都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我喜欢用余光偷瞄阿木浓密而又修长的睫毛,这对我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对这种感觉上了瘾。只要几日不见阿木,他的浓密而又修长的睫毛就成了我思念的常客,愈是刻意压制自己,他的影子愈是挥之不去。而每次我都是既期盼又害怕着与他相遇。我藏着自己这个小小的秘密,用一个个方块的文字在自己的秘密花园里,砌起一道保守秘密的围墙。
     可阿木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木讷,或许是骄傲得无可救药,他飘忽的眼神总让人捉摸不定。我们谈话总是谈不到重点,很多次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
    凭着女人灵敏的第六感,我感觉到阿木对我有好感。他是平时话不多,尤其是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通常一个人的时候,总是独自陷入沉思冥想的状态。当碰到我时,他总是刻意找些话题与我聊着天,而且是没有主题的东拉西扯。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很不伦不类,甚至无法用友情和爱情来准确定义。我明白我们是依靠着某种魅力相互吸引着对方,而各自骄傲的矜持又在相互排斥着对方。尤其是自己作为女生,我更不可能放弃矜持向他表白心意。很多时候,我都想抽身离开这感情的沼泽地,然而却挣扎在感情的泥潭里欲罢不能。
    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我向阿木下了最后的通牒。只记得那天晚自习过后,在校园里稀落的法桐树影里,我走在前面,阿木跟在后面,我们默默地走了很长,很久。
    “你是不是喜欢上我?”我转过身,毫无征兆地问道。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颈项后面掠过一阵战栗,这感觉仿佛把自己的额头裸露在枪林弹雨之中。这一刻,空气在我俩之间凝固了。我很急切地等他的回答,可他就像是没有听见我的问话,呆呆地站在原地目视远方。
    我的心在一秒又一秒的等待中破碎了,自尊在水深火热中煎熬万分。没有等到他的回答,我毅然转身离开,我发誓以后都不要再见他了……
    后来的故事渐渐模糊了,我在糊里糊涂中接受了现在男友的追求,虽然我们在一起很和睦,却从来没有过心跳的感觉。
    我继续在自己Qzone里游走,犹如辛勤认真的花匠在巡视自己花园。我点开了Qzone里的心路历程,从前的回忆历历在目。无意间,我发现有一条早期的心情被人回复过,好象之前我从未发现。
    点进一看,上面赫然回复着一行字:“我喜欢你,不知道怎样告诉你才合适。”落款阿木,时间就是在学校法桐树林里,我问他是否喜欢自己的那晚。
    我的心顿时就拼命地抽痛,屏幕上的字在泪眼里模糊不清,寒夜里的孤寂将我淹没,我抱着双膝哭得不能自己……
    直到今天才知道,有一个问题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可惜我没有及时发现。
    我现在的他回来了,看到我泪流满面很心疼地问我怎么了。我说刚才读完一篇伤感的爱情故事,被感动的落泪了。
    没有人会知道我心中的秘密,一直以来,我是爱着阿木的。相处是短的,思念是长的,再想见到阿木却是永远不可能的,因为几年前,阿木在一次空难中遇难了……
    临走之前,阿木发了一条令我至今难忘的短信——我要离开这个没有值得留恋的城市,但唯一让我牵挂的就是你们的幸福……
    固执的矜持,代价是错过,我们总是在错过中选择,在选择中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