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会 - 校友风采 - 吴晓求校友:中国的大国金融战略基本三要素

吴晓求校友:中国的大国金融战略基本三要素


 

[发布时间:2015-11-04 22:33:42] [访问量:]

导语:作为“第十一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期间的重要活动,2015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于2015年10月30日举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出席并演讲。

 

 

作为“第十一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期间的重要活动,2015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于2015年10月30日举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出席并演讲。

  吴晓求表示,中国的大国金融战略有很多基本的要素,和改革开放密切相关。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要素,这三个要素在“十三五”规划里都将做重点的推进:

  第一个非常核心的要素就是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和国际化,尤其是如何构建一个以中国经济地位相匹配的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是中国大国金融最核心的内容。“在2020年前后,中国应该可以建设成新的国际金融中心,我想这是我们大国金融里面核心的要素。"

  第二个要素是,与大国金融、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如果没有人民币的国际化,我们的大国金融业不可能建立起来。

  第三个要素,整个中国金融结构要发生重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中国金融结构将会由目前的商业银行占主导体系,逐步过渡到以市场体系为主导。

  吴晓求预期道,按照十三五规划,未来五年经济增长速度目标应该在是6.5%―7%之间。“按照这样的话,到2020年中国接近甚至实现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这样一个目标,应该说差不多快实现了。”

吴晓求表示,未来五年,中国资本流动将来也是全球第二位,甚至是第一位。2014年中国FBI已经是全球第一了,资本输出我们现在是全球第三,已经达到了1231亿美元。按照这样一个规模下去,也不排除未来中国是一个资本输出最大的国家。

 

以下为演讲实录:


 

  “十八届五中全会”昨天晚上闭幕,实际上在未来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在制定的“十三五”规划中,对中国未来金融会提出一些战略性设想。未来的中国金融我想最重要的如果有一个关健词的话,那就是大国金融。所以如何构建一个与中国大国地位匹配的大国金融,实际上是中国金融改革未来发展面临的最大的课题。

  中国的大国金融战略有很多基本的要素,这和我们改革开放是密切相关的。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要素,这三个要素在“十三五”规划里面我想都要做重点的推进。

  第一个非常核心的要素就是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和国际化,尤其是如何构建一个以中国经济地位相匹配的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是中国大国金融最核心的内容。因为中国过去几百年来,在全球经济发展的历史,在发展过程中,每个大国实际上它慢慢的都会有一个与它地位相匹配的国际金融地位。从伦敦到纽约都说明了这一条,哪怕是17世纪的荷兰,16世纪的意大利、罗马,都可以看得出来是有这样一个轨迹。21世纪显然是中国崛起的世纪,所以说在未来,我想应该在2020年前后,中国应该可以建设成新的国际金融中心,我想这是我们大国金融里面核心的要素。

  第二个要素,与大国金融,与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如果没有人民币的国际化,我想我们的大国金融业不可能建立起来。在19世纪乃至于20世纪中叶之前,伦敦成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当然和英镑的特殊地位密切相关。之后纽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和美元的特殊地位也有关。那么未来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显而易见应该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它的地位应该说在未来可能仅次于纽约市场。人民币作为一个全球非常重要的货币,也是题中之意,所以要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正在加快,而且作为一个标志,IMF、SDI的两种改革,乐观的说今年初步完成了。人民币纳入其中的话,最保守的说能够有5千亿美元的份额,现在乐观的说初期是1万亿美元,我想这也是我们大国金融所必须要拥有的一个内容。

  第三个要素,整个中国金融结构要发生重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中国金融结构将会由目前的商业银行占主导体系,逐步过渡到以市场体系为主导。你这个国家市场的发展没有一个很强的财富管理功能,我想它也很难是一个现代金融,一个大国金融。所以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的发展实际上预示了这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功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将会逐步过渡到由融资为主,慢慢到融资、财富管理并重,甚至未来要以财富管理为主的这样金融功能的切换,我想这也是评判中国大国金融的非常重要的指标。

  所以为什么在新一届政府之后如此重视资本市场的发展?我想这是有逻辑原因的,也是非常正确的。当然我是说把大国金融的元素作为非常粗的概括,从目前的现实出发我们能不能实现这样一个大国金融的方略?我想我们应该具备了基础。实际上从现在来看,乃至于整个“十三五”,中国经济仍会有很快的发展。从目前的现实来看,中国的GDP是10万亿美元的规模。微信上有一组数据,当然“十三五”规划,未来五年经济增长速度多少我想是6.5%―7%之间,肯定是这样的一个目标。按照这样的话,到2020年中国接近甚至实现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这样一个目标,应该说差不多快实现了。

  我想未来的五年,中国资本的流动将来也是全球第二位的,甚至是第一位的。2014年中国FBI已经是全球第一了,资本输出我们现在是全球第三,已经达到了1231亿美元。按照这样一个规模下去,也不排除未来中国是一个资本输出最大的国家。当然了,中国作为一个立国的方略,是以资本输出为主还是走货物、贸易合资本输出并重的道路,这是涉及到整个国家金融结构的问题。现在我们进出口贸易总规模已经是第一位了,未来我想仍然还是第一位的。你可以从这些数据来看,应该可以看得到我们实现这样一个大国金融方略的基础是具备的,而且从今天里看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在推进,人民币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贸易结算货币了,第四大支付货币。如果等到我们人民币的改革已经完成好了,我想还会推进,所以可以看出来实现大国金融的这样的战略目标是有基础的。

  从目前看我们现在还不能停下来,我们还要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相关领域的改革最近一两年应该说金融改革的步伐在加大。我们在从金融危机以后,实际上有一段时间中国的金融改革是停顿了,最近一两年在明显的加快。其中包括商业银行的存款保险制度,包括整个金融体系的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包括汇率市场化的重构,也包括民营资本可以参与商业银行的发起设立,这样对民营资本也在逐步开放之中。这两年都在推进,当然我们如果要按照这个目标,我们要有更大力度的改革。其中有三个方面的改革变得非常重要:

  第一,调整中国的金融结构,推动中国金融结构的改革。什么叫金融结构呢?金融结构有大小之分,我这里主要指的是金融资产结构,中国的金融资产结构从目前看还是比较传统的,比较落后的。这种金融结构它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风险的流动能力,也就是说对于风险的释放、处置的能力比较弱,同时配置风险的能力也是比较差的。主要是证券化金融资产比重比较低,银行的金融资产比重非常高,这种金融结构是需要改革的,需要调整的,要不断的提升证券化金融资产的比重,光这一条就暗示了两个道理。第一是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包括资产证券化,第二个也意味着目前占主导地位的整个商业银行,要主动的适应改革,要进行改革。如果还是停留在这样一种层面上,从宏观层面来看有巨大的风险,从微观层面上将会被淘汰出局,这是需要改革的。

  第二,要推动它的市场化的进程,整个金融体系的市场程度应该还不是很高,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做了一些改革,但是我们还是有空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包括价格的改革,也就是利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已经开始接近完成。还有人民币自由化的改革,现在应该说还没有完成。同时还有加强金融体系内部的竞争,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要推动金融业态的创新。我们现在从宏观层面看是有三种业态:一种是传统的,或者是主流的,主导性的,这是银行以及银行的金融机构,这是在中国起了主导作用的,而且它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特别大的贡献,这是一类,这是占主导性的,也可以叫传统的,因为它的历史比较悠久,占主导地位,而且一整套的金融规则都是以此标准来制定的。第二种是资本市场,这是金融脱媒之后形成的第二金融业态,第二金融业态在中国来说应该还是发展之中,但是处在一个不占主导的地位,当然第二金融显而易见要大力发展,它对推动中国金融结构的变革是至关重要的。第三金融业态我们说的是互联网金融,在两三年前,也是在中国金融年度论坛里面有一个主题,就是叫互联网金融。那个时候互联网金融刚刚出现,就开始议论这个主题。经过这些年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互联网金融是个金融业态的创新,它是再一次对传统金融的脱媒。

  最近在瑞安有一个大会,叫“全球众筹大会”,就是全球互联网金融大会。其中也专门谈到了这个问题,互联网金融实际上在中国是有支付脱媒的,也就是说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实际上是传统金融体系支付功能的一个升级版,一个脱媒。因为传统金融提供的支付体系它不适应,或者说在很多时候不适应现在的商业模式,特别是电子商务。所以电子商务有了新的匹配形态,第三方支付特别是在移动互联上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我们站在这样的高度去看的话,对于互联网金融是要给予很大支持的,因为它是适应整个经济结构,整个经济商业模式的变革,而且它同时推动了整个商业模式的改革。所以互联网金融是制度形态的变化,又是基于移动互联的第三方支付,当然它未来要发展为众筹模式。我理解PPP也是众筹,所以这种业态非常重要,它最重要的是因为它使得中国的金融开始具备了普惠性质,也就是说普惠性的理念在传统的金融架构下是不能实现的,不是说它不想实现,是因为商业规则决定实现不了,小微企业很难进来,中低档客户很难进来,因为他提供不了很好的财富管理服务。特别是收入偏低的人,传统金融是提供不了服务的,或者提供的非常差。对于小微企业来说,传统金融做了一点,但是做的也不太好。因为它是规模性的,要控制风险,它是以传统信用为媒介的一个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客户,他在传统媒介方面提供的信用是不完整的,恰恰互联网金融提供了这样的服务,所以它使中国金融的普惠面得到了实现。

  我们在政策层面上要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互联网金融实际上也是中国大国金融的显著标志。这在美国也好,在英国也好,找不到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在全世界从历史上看,包括中国在内有三种大国金融的结构:一个是英国的形态,第二个是美国的形态,第三个是中国的形态。目前可以称得上是大国金融的是这三个国家,像日本曾经一度出现过,但是应该说它现在已经慢慢的不具备大国金融的结构了。互联网金融相比英美来说,它是中国大国金融机构的特殊性,因为它的普惠性更加明显。当然美国金融体系它市场化率非常高,所以它的普惠性很明显,不要通过互联网金融实现,可以通过传统金融就可以实现。中国因为通过传统金融难以实现这种普惠性,所以互联网金融完成了这样的使命。这就可以看得到,我们要实现大国金融的方略,实际上最重要的起来要推动中国金融各个领域的改革和开放,其中人民币的国际化,利率的市场化,以及资产的证券化你会发现它是最重要的。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